一击戳反三不走,你的朋友赵大狗。

因为我墙头全部换掉了所以这个号不会再用了!💦💦💦
写这条声明是因为我自己会unfo掉不更的账号,所以提醒大家一下😘
我们江湖再见啦~💝

6 64

-和上相比多了一点煽情的烂文字!啊是煽情吗

-有评吗!【楚楚可怜敲碗

 

-格瑞套路深,嘉德罗斯回农村。

 

(上)

 

格瑞大梦一场。

把冰冷的指尖收到胸前,他自顾自地打了个寒噤。垃圾安迷修,他暗骂,空调又开十六度。

格瑞关了空调,在床上躺成和遥控器一个平板造型,没睡着。过一会又和舍友的夏凉被扭成一个形状,还没睡着。

垃圾安迷修。他又骂一遍。

连空调声都没有,格瑞躺在黑暗里凝神闭气,这是逼他把梦想起来。

有什么可想的,被烂了三天的土豆追着跑有什么可想的。

他实在搞不明白这个梦有什么深意了,可能就是这两天睡前读了太多小兔子,那干吗不是红烧兔头追着自己跑?怕自己饿到自己吗。我什么时候对自己这么好了,作者的欧欧西和他突然写倒叙一样不可理喻。

格瑞摸到床头的牛奶杯,空空如也。

载着嘉德罗斯的航班放下着陆轮,几经颠簸后停泊在在星光消隐的澳大利亚。

咣当一声,隔壁床的骑士先生带着他的被子摔到地上。

 

睡着的安迷修沉得像头待出栏的猪,一半重量是格瑞百般无奈的心境下主观臆想出来的。他背嘉德罗斯上四楼的时候还不说沉呢,坚毅的背影能阻遏全三号楼学生们目光中的惊为天人。

格瑞总会忘记嘉德罗斯是个小孩这件事。在第一天嘉德罗斯英姿飒爽德七进七出人均占地不足二十平方厘米的小吃街的时候,他就有思维定势了。所以每天晚归时他都忍不住猜嘉德罗斯是在装睡,用睫毛梳暗过的光线映在视网膜上偷看自己的狼狈,呼吸慢悠悠地抚摸脖颈。

他脸红。累得恨不得把人从三楼转交的扶手缝往下扔。

 

格瑞躺回床上,折腾一下又没了冷气。干脆把空调又打开了,绿色的提示灯刺眼。格瑞伸手去遮。黑黝黝的,一只只胖成球的小狮子在他的脑海里跳栏杆。

 

去动物园就是带小孩定番。格瑞领着嘉德罗斯挤完小吃街再挤地下铁,酷暑难耐人潮推搡,他忍住不把第二天的行程改成pc端可玩游戏大赏。

占地不小的动物园能让人稍喘口气,结果到了最热门的大熊猫馆门口又免不了一场恶战。格瑞本来兴致缺缺,这么几只立体黑白小照片,七大姑八大姨哪个来了都张罗着要看,有几只简直是格瑞看着长大的。耳边小女生被萌一脸的尖叫此起彼伏,他忍不住看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是第一次见到活的大熊猫。也没有特别专注,浑圆的一双眼睛漫不经心的跟着绿色里的一团黑白花转悠,身影映在玻璃上,正好框住一只戏水的滚滚。滚滚爪子一捞,整只猫都没有坐好,咕噜咕噜落进水里。

嘉德罗斯爆笑。

不得不说,丑死了。谁的帅脸也禁不住这么爽朗笑,邪魅,狂狷。格瑞摸摸鼻尖,圆润的大熊猫企图从水里挣扎出来,屡试屡败。

他努力告诉自己这个小破孩没有可爱到,效果不佳。

真夸张,从来没人这么挤满过自己的生活。

是字面意思。

格瑞的室友安迷修学地质,每年三伏将至都跟随银爵学长云游四海采样测数据,简称四处挖煤。研究生专供二人间总有那么几十天由格瑞这个搞高分子的宅男独享,一向热心肠的安迷修总怕独来独往的格瑞一个人睡觉寂寞,临行前搬出全系列的彩虹小马布满自己的床榻帮人制造隔壁床有人住的假象。

本应有两张床的格瑞,只能和熟睡的大猫挤在一张床上。

 

就是现在这张。

格瑞又睁开眼睛,他数到一就没有然后了。小狮子圆滚滚的小肚子卡在障碍上下不来,一脸凶相地张牙舞爪。

真好笑啊,他感叹。

 

嘉德罗斯待了一个月,俩人把整座城走了个底朝天,少儿宜不宜的地方均有涉足。格瑞从来没有这么认真玩过。五年他的微信定位都是这个城市的名字,所有的街道他走过数次,行色匆匆,经历过泥土的只有鞋底的纹路。嘉德罗斯又只在研究所最高的实验室里洞悉一切,四通八达的城市二维化,一座座高楼被拍扁成蓝色图纸上的披萨饼,压缩成数据。

这样两个此处安家的异乡人闯过他们的城市,踏入彼此的生活。

每一步都是新国土。

终点站是飞机场,格瑞都要忘记还有这天了。他和嘉德罗斯拉拉扯扯的,每行一寸都要卷入梦境,结果格瑞手机无响铃,是震动。跨洋电话打过来,他恍然清醒。

 

关于嘉德罗斯的故事要结束了。

格瑞躺在床上,脑子里的小狮子懒洋洋地咬着木质障碍物,空调叮得一声不再运转——宿舍楼又跳闸了。绿色的光芒消散。他几乎入睡。

 

安迷修手机铃声大作。

 

格瑞导师要回家养老,找来了接任的教授跟格瑞先见个面。奈何格瑞手机打跨洋电话打到欠费,只得曲线救国让人联系到了室友安迷修。

不禁把安迷修的牙刷丢进马桶的格瑞哈欠连天,充分见识了凌晨六点的校园。

作为污染源的柴油车在夜间通行,所以早上的空气质量最差。他坐在校门口的石像下等人。霾气雾化一切,万物虚晃,钢筋丛林突然矮小。有只明黄色的萤火虫接近了。

他记得这种光芒,在直达机场空旷的地铁座位上和自己挤作一团,有人在微信群里发了个笑话,嘉德罗斯瞥了一眼,没有get到点。

“食堂师傅给了一个放了很久的土豆,跑去理论质问,师傅答,‘世间所有香芋都是久别重逢。’”

嘉德罗斯正色,“你们食堂土豆可以,包子不怎么新鲜。”

 

END.

 

补充:

感谢旋总提供的安哥手机铃→♥,我要是格瑞,我40米大刀一米都不能让你跑


14 43

-假的正文,直接cut和亲友的聊天记录

-用词不文明,大家看个乐呵吧

-是早卸七年后的故事


 é›·æ€»25岁生日狐狸没去,结果半夜三点帕洛斯给狐狸打电话说雷总喝高了让他取一下人。酒吧刚打烊就连忙赶来的狐狸筋疲力尽的把人带回家,很累。加上生活压力种种,遂选择网聊出轨。非zqsg,纯聊骚 ã€‚

 å¤©ä¸é‚人愿,不过正中狐狸的意(?),本着文学作品中婚外情都会被抓包的基本法,事情当然要露陷一下剧情才能推动。雷总和狐狸手机买的情侣款,一个型号,一天雷总拿错了,指纹验证打开聊天记录挂着,抓了个正着,但他竟有点理解狐狸...于是他的小号加上了狐狸的小号。

狐狸竟然被雷总精湛的语言cos技术蒙在鼓里!

雷总本意是教训欺负一下狐狸的,结果他没想到这狐狸撩起骚来啊?这么精通!靠 ç®€ç›´è¦çˆ±ä¸Šäº†ï¼äºŽæ˜¯ä»–打算速战速决,约人见面,以便现场教育。老狐狸一听简直想回农村了,不搞不搞 çº¯èŠéªšã€‚直接跟雷狮说了自己having boyfriend器大活好人人夸。雷狮佯装大怒,那你还浪,好大的尾巴??

狐狸大怒,你不也有男朋友??

雷总好懵逼呀,日,二傻子作者上段还夸我语c技术强的这段就直接露陷了她脑子没病吧,干吗啊,吹狐还带这么吹的。但紧接着他就意识到,这狐狸是tm猜的。

雷总心想,傻狐狸刷屏根本不想看。于是他坐在客厅冲着卧室大喊一声。

“鬼狐天冲,你是不是缺少性生活了。”

然后我一个急刹车,全剧终。我真帅。


标志性废话↓

在看《性、谎言和录像带》,顺势脑了七年之痒的雷狐。这两个人在一起总给我一种表面波澜不惊其实波涛暗涌的感觉,因为都是成年人了吗?但为什么傻得像个三岁呢

关于出轨这件事,不是的大家还是否敏感,但狐狸这种只是想想,而且并没有成功的婚外恋连广电都能过审,我就发了。



27 87

-跑题失分作文,都是盲狙造的孽,我爱盲狙

-奇妙的AU,一言难尽,用心体会!

-有评嘛~

 

-城里套路深,嘉德罗斯回农村

 

 

嘉德罗斯本来在某智库工作,奈何小天才实在聪慧,九岁时一语道破世界的最终谜题,于是研究所科学院纷纷解散,嘉德罗斯失业了。

还拿不到退休金。

人顶聪明也不过是碳基生命,脑子像个集成电路板也要靠葡萄糖氧化发电。本来学术场上叱咤风云的嘉德罗斯竟吃不上饭,得到消息后爱子心切的罗斯妈妈却远在地球另一端,再科技也没达到空间折叠千里救子,只得连夜给远出八百房的亲戚打电话。

突然有了侄子的格瑞云里雾里,带着社会主义大好青年的责任感颤颤巍巍地从论文深渊中爬起,转身攻读育儿经。

看热闹还爱把事搞大的雷狮发觉优等生格瑞从市图书馆四楼混到二楼儿童区,好言相劝:“你大侄子再幼齿也是个部级干部,你难道不觉得时空本性比小兔子的本能更适合他当睡前读物吗。”

格瑞觉得雷狮的话真是有理有据,还好他不听。

 

等格瑞再接到明确指令去领取任务已经是第二天半夜十二点了,读完第三个小兔子的故事刚打算入睡的格瑞上次这个时间出门,还是给去机场接机小海豚的发小当司机。

他喝了两罐红牛回忆,金去拍海豚靠着内部饲养员给放的信,场面不算拥挤,盛夏的午夜吹着不合时宜的冷风,格瑞出于好奇蹭上去看了一眼,本来灵动的小家伙可怜巴巴的躺在两根钢管吊着的蓝布里,为了保湿给裹得不成鱼样。

有点狼狈。

气派的科技大厦如今人去楼空,车灯晃出一个身影,明黄色,在深刻的夜色中尤其突兀。格瑞心想有点像萤火虫。

不过他也没见过萤火虫。

嘉德罗斯没什么行李,就一个电脑包,形单影只的坐在楼前巨大的根雕下面。看见人来了他把电脑包扔过去,扼死格瑞关于自我介绍时要不要让人叫叔叔的种种纠结,扯着围巾自觉性极高的坐进车里。

格瑞欣赏行动派,但当然不是要嘲讽句渣渣还专挑后座入座的这种。

跟小孩置气没意义,格瑞鼓励自己,万事开头难,以后会更难。

比高数还难。

兜兜转转一路上两人也没什么话,年龄差巨大,电波不接轨也是难免的。但格瑞绝对没有想过要把完全不像九岁长度的巨婴抱上宿舍楼。

已经睡了半程的嘉德罗斯抱着电脑在梦里嘴角轻蔑的一扬。

恭喜你,不仅可以想了,还可以实践。

搬运了六十五公斤物体的格瑞一觉醒来浑身酸痛,颇有入学酒会次日断片宿醉之感。以前有人告诉过他大型猫科的起床时间很早,真的不能全信。格瑞把在自己身上摆了个大字的嘉德罗斯推到床边。

他没想法,毕竟相处的八个小时嘉德罗斯睡掉了七个半,小孩儿是脾气真的很差还是闹觉都看不出来,好在格瑞观察力满点,他去食堂买了三份早餐。

从来都是独来独往的格瑞一口气买这么多,食堂大妈都忍不住调侃,直问是不是有女朋友了。这样的话格瑞从来都不太懂怎么接,他摇摇头,又觉得气氛有点僵,接了句“是亲戚家的孩子。”

谁家的女朋友早饭吃四个包子?养猪吗。

格瑞回宿舍的时候嘉德罗斯已经醒了,猝不及防,拎着包子豆浆他杵在门口思考金说的照顾小孩儿专用表情。

“我的牙刷呢。”

格瑞扫视一圈,双人间,白床单。罪过,是有点像宾馆了。

他真没料到小孩儿行李这么少脑子这么好也食人间烟火,只得临时下楼去买,过程不算艰辛,心理压力很大。他不知道辈分乱,半路捡来的大侄跟个祖宗似的。

但是受人之托,等他再回来嘉德罗斯的超薄本已经接进校园网了,开局一路carry,甩着鼠标眉眼神采飞扬。

小学生打游戏。

理所当然的mvp后小天才去刷牙,格瑞随手帮他领掉了日常吃着包子考虑行程问题,罗斯妈连寄宿主题都帮格瑞定好了——让出生以后只会工作的小可怜品位市井百态。就是带着嘉德罗斯在城里玩两天的意思。

格瑞不肥但宅,最熟悉的旅游区是本校校图书馆。只能把不知道哪门嫂子的话复制一遍发到微信里去问,乐于助人且靠谱的鬼狐天冲小窗送温暖,拼长图介绍了几个适合带小孩儿玩又不是幼稚得很突出的景点,如果标题不是“如何带仙女下凡”,格瑞就要真情实感的感动了。

对于出去玩这事嘉德罗斯没表现什么兴趣,也没嘲讽拒绝,俩人你嗯我啊的商量了一气,毫无悬念的打算从小吃街入手。

刚吃完四个碗大的包子,那完全不是问题。

 

Tbc


 ï¼ˆä¸‹ï¼‰

 

废话部分!

是盲狙,所以有点仓促,后续没有想到有趣的故事我打算先搁置一下

 

关于世界观-有意效仿cult film,基本没什么常理,“什么是世界的最终谜题”“嘉德罗斯不应该被媒体曝光走向人生巅峰吗”这类的问题,我也很好奇。写起来很有趣,但那个不是我要的故事。

关于跑题-其实我自己觉得还好!因为脸比包子大,吸吸。原题是“给国外友人介绍中国文化”,我自主分析了一下,提“给异乡人介绍你的世界”的意,写了这个“虽然从小生活在这座城市但从未了解的嘉德罗斯和有固定生活节奏的格瑞在互相的认知探索的过程中相知相爱”的小故事,而且我用关键词了!【丢脸的时候就要假装自己很棒T T

本来题目其实叫《新国土》,不过有点严肃额,我换掉了。


-有车,请一定小心入座哦

-写的时候在循环这首→《泥だんごの天才いたよね》,歌词很有趣

-球评!和我唠嗑!求你们!

 

(上)

格瑞动情,不禁揩净嘉德罗斯的泪痕,抚干人被浸湿的鬓角。这是神志不清的黄昏,魑魅魍魉趁虚作乱。格瑞惊觉自己踩在惊鸿一线上,心神不应摇晃。

但来不及了。

嘉德罗斯接受他的亲吻,投入于干燥的温度。小孩儿的舌尖很软,像刺猬的肚皮,藏在尖锐的犬齿后面。格瑞只尝了一下,奶香味的,该不会嘉德罗斯真的上了当每天喝牛奶以为能长高几厘米,不过在现在看来应当只是自己的主观臆想罢了。

人总会把喜欢的东西牵强附会企图寻找相通之处。

天资聪颖的小影帝学得果然好快,本来唯唯诺诺的软舌趁着格瑞溜号一会儿的功夫已经大摇大摆的从格瑞的牙关处登堂入室,毫无章法的在别人的口腔里闲逛,嘉德罗斯式的气焰嚣张,舌苔细细的蹭在格瑞上颚上,发痒。

“别哭。”几番纠缠,格瑞捏着嘉德罗斯的两颊督促人咽下将溢的津液,反馈是一阵抗拒和轻咳几声后的嗤笑。高调的反转剧,嘉德罗斯从人身子底下爬起来手背胡乱抹了把眼里的潮气。

——“不是吧格瑞,你当真了?”

早掉在地上的剧本毫不吝啬的展开在未读完的一页,谁也没看,页码注脚旁悄悄站了几个小字,“哭戏,应深情”。

着了小朋友的道。

“真蠢,”嘉德罗斯可容不得格瑞利落的翻去这笔帐假装相安无事。倚靠着床头,换他居高临下,“不过刚刚那一下还怪舒服的。”

 

格瑞给自己找了个堂而皇之的理由整治一下爪牙血红的小狮子,一肚子坏水被他宣泄进一个轻笑里,零经验的幼兽神魂颠倒,放了个水,被猎人捞进了怀里。

他虎口托住嘉德罗斯的左腿腿弯,浴衣的布料往下滑,格瑞的眼睛跟过去,却忘记体位不佳——目光撞进人的眼眸,偷腥被抓了个正着,心里跟着发紧,一个音调里它重重的跳了两下,又一个吻。

不大自在,小狮子玩得开心,格瑞下唇舌尖等等柔软处却被尖锐的犬齿割得生疼,这不碍,他手往人身子底下摸,干燥的指尖捏住尾骨。嘴上吃的亏,他悉数讨要回来。

腿合不拢,柔软处便大方的暴露在空气中,格瑞找到口袋里的润滑剂,没等他旋开盖子,手里抓了个空。喘过劲儿来的嘉德罗斯回归幼儿本质抢来了拿在手里兜兜转。

要命,格瑞心想。

水果味的,甜得发腻的啫喱被嘉德罗斯涂满掌心,他抬头笑了一下,是很蹩脚的狡黠。

体位不佳,格瑞再跟自己重申了一次错误,他颔首往下看,能触目的只有嘉德罗斯微颦的眉眼,他把自己弄疼了吗?睫毛在眼下映照的阴影颤动,嘉德罗斯抽出为自己扩张的手指,他没忍住喟叹,腿根发软,湿漉漉的指尖隔着衣物撞在格瑞的性器上。

“我来。”格瑞彻底认输,最笨拙直白的性表达把他折磨得溃不成军,他从嘉德罗斯的尾骨处往下摸,指尖陷进那一处潮湿柔软,小影帝小声骂了一句,格瑞趁机占领到深处。

小孩儿的敏感很浅,格瑞不肖多费脑筋就摸得到,他又不刻意去碰,只给指节抽出时粗粝的关照一下,嘉德罗斯徒生燥热,被磨到腰软,想催促都捞不到词表达。

打一架算了。

没了耐心的小狮子凶相毕露,从人怀里爬出来抢夺主动权,他与格瑞面坐,腿勉强勾住人的胯骨,各处风景均显露与人。

格瑞当然不打算给他机会了。

扶着脖颈格瑞让嘉德罗斯深陷床笫,按着嘉德罗斯胡乱翻弄的指尖他松开裤带,忍耐良久的东西蹭进罗斯软绵绵的掌心。本来嚣张的小狮子躲闪。

顶端挤进去,两人竟都不自在,格瑞被束缚的发懵,将将沉寂住欲火喧嚣。嘉德罗斯却不肯让出喘息的机会——他揽住格瑞的脖颈,唇齿胡乱交换一个发颤的呼吸,重心抬起来,他将剩下的肉刃全部接纳。

火星掉到干燥的稻草上那样。

两只巨兽收起相互周旋那套,畅快淋漓的彼此占有。嘉德罗斯被格瑞一次次点到快感密集处,骂出的脏话都是台词里的那一套,娇嗔暴戾掺杂不清,这样的场景很熟悉,摇摇晃晃的视线像诓人视听的手摇镜头,格瑞给嘉德罗斯拍过无数特写,他在监视器里窥探嘉德罗斯的灵动,从眼睛介入梦境,听觉却被片场嘈杂的人声栓在现实中,像现在这样。嘉德罗斯踩着走位点靠近,他用相似的脚步逃离,随后跟进,隔着能听见呼吸的距离,遵守游戏规则,然后远处有人说:

“像跳舞一样。”

像现在这样。

FIN。

后记!

非常不好意思!我最后还是没忍住自我放飞了!这个故事的来源是电影期刊上关于《第一夫人》拍摄的一句话,大意是为了拍摄很多大特写,摄影师不得不跟杰奎琳的扮演者娜塔莉面贴面拍摄,两个人像在跳交际舞。这种有点滑稽又有趣的场面我忍不住脑了瑞嘉,就是那种明明有点好笑但是两个人的认真态度你在旁边看着就笑不出来。

我总觉得这俩人表面看上去三观严重不合但搞不好会在奇怪的地方一拍即合(。

写他俩真的很有趣,感觉随时都会出现新的转折,很昆汀> <

明天就要开始和高三僧们一起写命题作文鸟,许愿有配得上这两个人的有趣的题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