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包子吐猫

你吃包子的时候一定要吐猫呀> <
写手/coser
aph,勇者大冒险,htf或者别的什么
杂食账号,全职请转子博→贺。

【沈图x严安/张起灵x吴邪】《年轻人谈恋爱就是很不一样》(1-3)

=ooc少女沈,很没有笑点的

=暂时没有瓶邪的部分

=球评呀> <


1

严安唱歌赚了五百万,沈图大惊,道:“你做我小姨子吧。”

2

勇者大冒险剧组除了沈图,其实还有个幕后老板,真名不可查,化名极具特点,有因其名下艺人小鲜肉颇多,业界便学习某岛国gv产业传统,称其为“叔”,单字讲起来实在麻烦,沈导眉头一蹙,幕后大老板就以“三叔“代称了。

严安是进剧组后三个月才知道这件事的,他当主演的时候,以为这个被同事怒骂”挖坑不填“的三叔是道具组负责场景布设的,因为他们剧组真的好多大坑,直到某日剧组经费不足,严安兼职上了道具总监才发现根本没人负责场景布设。

原来整个道具组都只有他一个人,在北京城郊实打实地挖了半个月大坑的严安终于领悟人生。

事情的转折点是沈图紧急叫他去大排档撸串,尽管不能拯救自己三个月没发的工资,严安还是以极其慎重的态度坐着公交赴宴了。

沈图说:”咱们又没钱了,你去总公司跟三叔要点。“

严安目瞪口呆地看着把签子放到自己手边的那堆里,哇,我们还有总公司。

”去杭州,路费你让总公司给你报。"

严安沉迷沈图撸串不用擦嘴的精湛技术。

“好了...我们各付各的吧,数签子算账。”

严安再按捺不住,徒手夺下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沈图的钱包。

3

想报销串儿钱的沈图气极,和严安一起去了杭州。


-tbc-

【周翔/AU】果儿

1

     他把他的过去丢在哪里,

是在一次和母亲告别的手势里,还是….

                                        ——《没有过去的男人》钟立风

 

 

周泽楷见到孙翔时是一个黄色气球从头顶飞过的黎明,微光从旭日升起的东方来,拉长了孙翔投在地上淡薄得像热咖啡杯上方一缕轻烟的影子,他耳边传来一个清晰的歌声,和着吉他勾线时尼龙绳摇晃的响动拨云开雾。

世界因为无意间的萍水相逢清晰明朗起来。

可惜这事儿没有一个搭调的情史作结,周泽楷听完至后的一串单音也没走出公园里小藤蔓走廊的阴影说上一句话,他怕极啦,站在花坛半身高的边缘的年轻歌者遮住太阳晃出的半个身影,金灿灿的晨光就染红了他发丝的边缘,发出极刺眼的光来,好像要烫伤谁一样。

周泽楷正踟蹰怯步,在运动裤里嗡嗡叫的手机解了围,是江波涛,“小周哇,晨跑结束记得早点回来吃饭。”他声音困困的,就又把周泽楷从刚被青年唤醒的生活里拽回那个如坠五里雾中的日子了。

早餐是包子,叉烧肉甜甜的让人醉得要睡过头,周泽楷就真的在保姆车上睡着了,江波涛正坐在副驾驶上头也不回的同他讲话,回音恍惚地断了,只能松松安全带趴过去擦掉周泽楷嘴边一圈的酱汁。

然后我们还能讲些什么特别的故事呢,就像一切网路上能找到的那样——周泽楷走下车,无数闪光灯使亮度过高显现出不真切的苍白来,他微笑,慵懒冰冷如同一朵慷慨施舍着美艳的月下昙华,镜头跟着他,话筒递给他,然后他摆摆手,神态自若,江波涛说说新专辑的准备情况,让人舒服的话被麦克风收录进去成了色调单一的场景中的背景音,——一天又这么开始啦,周泽楷躲在公司厕所的小隔间里悄悄松了口气。

江波涛来找他,轻易敲到他的门口,是要听小样的事,这个时候的周泽楷还全然不觉,他对大好机会全无预见性,所以当听到孙翔的声音时他会表露出一种得到牙仙的小硬币才有的窃喜,把一向明白他所知所想的江波涛弄得莫名其妙。

后来他还是明白了,可明白的不是周泽楷想的,因为周泽楷说:“这个..是谁?”他语调怯生生的,和以前没多大不一样,江波涛就误以为和以前都一样——他听到喜欢的demo也是这个声音,就帮周泽楷定了这首歌,他和制作人交涉,没看见自家艺人偷偷瞄了作曲人那一行的小动作。

他叫孙翔,是个适合他的名字,真好。

周泽楷又开始了那种窃喜,小心翼翼地在自己的世界里给那个名字刷了金灿灿的颜色。

 

Tbc.

是个被拆的七零八落的小篇幅作品呢,想写点自己想写的,有很讨厌的尾音和后记,真是对不起…还想给大家推荐一点歌,有人看就太好了。因为喜欢自由自在的翔翔和大明星楷楷,就这么写了,也没多想什么,会被讨厌就很抱歉啦…


【误解向】原作台词拼接的车(x

脑洞非原创,以前看过一个王叶...算是跟风吧,侵删

台词顺序孙→周→孙...



“你干什么?“

 

“嗯…..”

 

“门没锁。”

 

“嗯。”

 

“靠!这样算什么意思啊!”

 

“呵呵。”

 

“这样下去…”

 

“还好吧?”

 

“装模作样…”

 

“没有”

 

“….快把我弄出来!”

 

“呵。”


“没完没了了你!”

【end】

未完

「shadow×spade」《枪与玫瑰的正确使用方法》

>题目出自果壳性科普读物同名书籍

>bgm棕发少女——德彪西


      人死了,就像水消失在水中。


spade得知自己因药浸得死去的神经被撕扯,尽管他的眼被头顶的无影灯散发出热烤得干渴,他仍看见了,他的医生凑近耳畔的呼吸的温热,和

他说:“我在医治你。”

——事实上spade对这梦里出现的医生印象不深,那不是梦里所讲的「他的」医生。从床上坐起来时他费了些力气回想,才在记忆里得知那人是他陪同室友去医那折磨人的牙痛时所见的,shadow,他的名片还夹在两张待寄的稿件间。

梦终究是梦,spade在下楼吃早餐的当儿把这事抛之脑后了——也不尽然如此,他还是在笔记本上留下了一段,“弗洛伊德说,梦的组成是杂乱的,比如街道上迎面走来的陌生人头顶的硬疣或者那个陌生人”。也许以后会有点用,spade不抱希望地想,他的剧本和正食用着的,盘子里的廉价芹菜一样难以售卖,纵然它有价值,纵然话剧真的是很棒的艺术形式。

作为室友,joker(现在他的牙好多了,靠着那位医生和甲硝唑片)曾不止一次的催促他改行,当个小说家或是把剧本寄到好莱坞去,每到这时候spade就会拿joker的画作说事,这劝告就没法子再坚持下去了——某些方面他们一样偏执。

可是今天不同,spade没有等joker就提前结束了早餐,他把稿纸塞进厚厚的牛皮信封里。

这是最后一次了。

他在邮筒前草草立下了决心,他和joker之间迟早得有一个做点什么脱离目前的状态,这种——不计后果的,纯粹的,过于偏离现实的童梦。

“镇定剂?”

他的医生把药粉冲进葡萄糖里等它溶解了再用针管送进spade的血管,血液流淌着像水管里的水,spade抬头在黑暗的无影灯旁看见管子破裂的地方菌类在疯长温热的水向下流淌。

眼前的光影像是回应一样涣散,他的意识分毫可察地脱离着对肌肉组织的控制只剩下无用的推搡使肺泡充盈后干瘪, 他觉得shadow在靠近,也许是因为他的须后水味道迫不及待得涌进鼻腔,那种溺水后的刺痛感惊醒了神经,spade挣脱shadow对自己的禁锢时察觉了痛。

躺在钉床时自不会出现而起身弃逃时撕离血肉的痛苦。

spade疯跑在冬天里干冷发硬的街道上,棕褐色砖瓦缝隙间的泥土在微小的维度里飞扬。耳畔流逝的风也消散不了的热度里,他发了烧,冷空气却刺激他的泪腺使他落下泪来,站在家门口他倚着门框大口的喘气,像是拼了命得将药剂新陈代谢呼出体内,可又因如此抑制不住了指尖的颤抖,钥匙刮花锁眼边缘,他费了力气终于打开门,迎面而来的暖气挨在皮肤上像是火烧的疼,他的室友用好奇的目光打探着,继而储物室里又传来一个女人几分嗔怒的声音。

——“spade?”

他就明白过来这又是一个梦景了。

凌晨两点,屋外传来了木椅摩擦地板的声音,夜间劳作的画师刚准备睡觉。spade没什么精神就暗自猜测自己可能是发了烧,他摸不准要不要和室友打个招呼,梦见那个声音让他难过极了...